墨星寫作網LOGO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漢語詞典
  • 在線文庫
  • 百度
  • 微信
  • 360
  • google
  • 百科
  • 在線翻譯
當前位置:首頁 > 寫作手法/技巧 > 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闡述現代小說的開頭藝術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4/22 8:53:14 對 4453 個作者有用

戴-洛奇在《小說的藝術》一文中談到:“小說的第一句(或第一段、第一頁)是設置在我們居住的世界與小說家想象出來的世界之間的一道門檻。因此,小說的開局應當如俗語所說:‘把我們拉進門去’。”(【英】喬•艾略特等著、張玲等譯《小說的藝術》,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年】月版)如何把讀者拉進門?不同的作者根據寫作需要的不同選取了不同的方式。但由于小說體裁本身質的規定性,小說開頭所涉及的內容也體現出一定的規律性。鑒于傳統敘事學理論關注的對象重點放在敘事“三要素”(人物、情節、環境)上,大多數的小說創作也基本遵循這一理論進行,從小說第一句就開始傳達有關三要素的內容。由此,我們把小說的開頭從內容角度做如下歸類:

第一類為人物類,即以對故事人物的介紹或人物的自我介紹(如性格、個人經歷等)開篇。如《小二黑結婚》開篇就寫“二諸葛”和“三仙姑”的綽號由來,并借此引出主人公小二黑與小芹,這種寫法迎合了農民的閱讀習慣,有助于激發他們的閱讀興趣。劉恒在《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中也是開篇即向讀者詳細介紹張大民一家三口的姓名、身高、體重等情況,實實在在的寫實姿態溢于言表。

第二類為背景類,即以描述故事發生的時間、地點,自然風景及社會環境等作為小說開頭,以此來增加故事的真實性,打破讀者的虛假感。  

如《紅與黑》的開頭,先從故事發生的地理風貌講起,然后自然地引出人物。背景類開頭如果運用得當,對故事的人物、主題可以起到較好的襯托作用,有利于渲染營造出一種詩情畫意,增加小說的文學性與審美性。遲子建《親親土豆》的開頭:“如果你在銀河遙望七月的禮鎮,會看到一片盛開著的花園。那花朵呈穗狀,金鐘般垂吊著,在星月下泛出迷幻的銀灰色。當你斂聲屏氣傾聽風兒吹拂它的溫存之聲時,你的靈魂卻首先聞到了來自大地的一股經久不衰的芳菲之氣,一縷凡俗的土豆花的香氣。”開頭就譜

寫出一曲靜濫、祥和的田園牧歌,帶給讀者的是寧靜之懷與神往之思。但是連篇累犢的環境描寫也容易引起讀者的厭倦心理。

第三類為情節類,即小說開篇就進入故事的發生狀態,從人物的某種行為開始敘述,它具體又可分為順敘。倒敘及中間敘三種不同形式。叢維熙在《談作品的藝術構思》中說:“我比較喜歡尋找有吸引力的開頭,……我沒有浪費什么抒情的描寫,而是力圖一下把讀者帶到事件的漩渦中去,使讀者在頭腦中閃過一團疑云之后,尋找‘這是什么回事’的答案。”(彭華生。錢光培編《新時期作家創作藝術新探》,人民文學出版社1991年9月版,第223頁)這里所說的就是情節類開頭,它的吸引力和動感比較強。因此受到眾多作家的青睞。

通常說來,如果小說的開頭與情節的“開端”呈同步發展關系,我們稱之為順敘,反之則為倒敘。順敘式開頭有利于讀者迅速了解故事的來龍去脈,但又往往因單調、缺乏變化而不易吸引讀者的注意力。于是,作家將之進行變化,倒敘式就是變體之一。在許多偵探類或懸念類小說中,作者開頭就將故事的結局呈現給讀者,讓讀者去猜測去遐想,達到較好的閱讀效應。這種作法雖然屢見不鮮,但效果卻是屢試不爽。但并不是每一個故事都適合于倒敘,一般說來,只有那些有明確結尾且結尾具有異常性的情節感較強的故事才適于倒敘。

實際上,許多小說常從情節發展到關鍵或精彩的中間環節開始,故事的前因后果則以插敘的方式通過人物對話或敘事人的補充說明來加以介紹。“坐在其香居茶館里的聯保主任方治國,當他看見正從東頭走來,嘴里照例攏嚷不休的邢幺吵吵的時候,他簡直立刻冷了半截,他覺得身子快要坐不了。”   《在其香居茶館里》就這樣拉開了交戰的序幕,迅速進入故事,將對立雙方的性格特征推到了讀者面前。篇章的開頭不等于整個故事的開端,作者截取最能順利展開下文的一個點作為展開全文的突破口。對此,路遙的觀點是:“一般來說,短篇小說把切入的部分放在事物矛盾發展的后半部分,寫的是接近結局部分的生活,而把前邊的故事插進去寫。中篇小說的切入部分一般選擇矛盾發展已經進入高潮部分作為作品的切入部分。如《人生》,從高加林被卸職寫起,各種矛盾驟起,接近于人物命運的尾聲部分。”(劉炳譯編《小說創作論菩革》,長江文藝出版社1987年10月版)這是一種值得借鑒的開頭思路。

以上三類是我們常見的幾種開頭方式,多數時候這三類并非孤立運用,而是兩兩搭配,甚至三者兼容,以求得預期效果。此外;另有兩種開頭方式值得注意:

第四類:警句類。此類以詩句、引言、俗語。比喻或作者自創的簡練深刻的話語開篇,它一般與文章的寫作緣由或主題相關。如《安娜•卡列尼娜》以“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的哲理起語,起到了總括全局、提綱挈領和懸念的作用,并向讀者宣布了作者對問題的看法和態度。陳染的《與往事干杯》開篇語是:“生命是一只漫長鐘”, 往事就隨著這不斷運轉的鐘流淌出來,全文洋溢著一種飽經風霜的氣息。

第五類:閑談類。這是一種以敘述類或說明類文字作為開場白的開頭方式,是一種漫不經心的。隨隨便便的談話風格,像閑話家常,又像促膝談心,如電影的畫外音、說書人的開場白或戲劇的幕前朗誦詞。張愛玲《沉香屑第一爐香》就屬于此類:“請您尋出家傳的霉綠斑斕的銅香爐,點上一爐沉香屑,聽我說一個戰前香港的故事。”又如《岡底斯的誘惑》:“當然,信不信由你們,打獵的故事本來是不能強要人相信的。”即使開頭與作者要說的事風馬牛不相及,但作者以隨意的閑談方式開篇,卻很容易地將讀者拉進了他的敘事圈套。閑談類還包括另一種作法,即以說明故事源由或總結故事開頭。魯迅的《孤獨者》:“我和魏連殳相識一場,回想起來倒也別致,竟是以送殮始,以送殮終。”閑談類開頭有意于縮短與讀者的距離,努力做到盡快地把讀者拉進作品的藝術境界中去,讓讀者和他們一道觀察、品評、創造。好的閑談類開頭是作者藝術創作成熟的標志之一,是經過藝術家不斷探尋與摸索獲得的,它不是隨便地亂談。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急求快乐双彩的走势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