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素材/資料 > 字詞句篇描寫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古代文學素材專題】“質樸自然”的寫作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10/30 14:17:43 對 2515 個作者有用

【古代文學素材專題】“質樸自然”的寫作

 

●文貴天成。

宋·錢易《南部新書》丙 文章崇尚自然而然地寫成忌做作。

●文章之妙,妙在自然。

清·毛聲山《第七才子書總論》 自然:天然,非造作的。

●詞近自然,若無意為詞,而詞愈佳。

明·祁彪佳《遠山堂劇品》詞:詩歌的一種,古代詞可和樂而唱。無意:不是有意。

●詞之能動人者,惟在真切。

明·祁彪佳《遠山堂曲作》動人:感染而打動人。真切:真實親切。

●千變萬化,惟意所適。

《列子·湯問》 意:意旨,意趣。適:適合,恰好。指出千變萬化都應當以恰當地表達意旨為準則。

●妙造自然,伊誰與裁。

唐·司空圖《詩品·精神》 妙就在于隨順天然,這是誰人也無法用剪裁做到的。

●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日自然高妙

宋·姜 夔《白石道人詩說》 知其妙處而不知為什么這般妙,這就可說是出自天然而非造作的高妙。

●孟、韓文雖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

宋·曾鞏《與介甫書》 孟、韓:孟軻、韓愈。似:類似。自然:天然不造作。

●曲之體無他,不過八字盡之,日“少引圣籍,多發天然”而已。

清·黃周星《制曲枝語》 體:文體。 他:別的。 天然:自然的情趣流露。

●情性所至,妙不自得。

唐·司空圖《詩品·實境》 只要真情實感自然流露了,神妙即自見,用不著再去尋覓了。

●天下事有意為之,輒不能盡妙,而文章尤然。

宋·蔡啟《蔡寬夫詩話》 輒:立即。 尤然:尤其這樣。

●平淡而山高水深,似欲不可企及,文章成就,更無斧鑿痕,乃為佳作耳。

宋·黃庭堅《與王觀復書》 強調文章寫作要平淡自然,而不過分刻意造作,才是好作品。

●平淡而到天然處,則善矣。

宋·葛立方《韻語陽秋》卷一 平和淡遠而到不造作的地步,那就太好了。

●天然一語自然工。

金·房希白《讀杜詩》 不造作而自然流露出來,那就必然工致巧妙。

●風水淪漣,波折天然,此文章之化境。

清·紀昀《水波硯銘》 化境:出神入化的境界。

●詞之佳者,正以本色,漸近自然,不在鏤金錯采為工也。

清·馮金伯《詞苑萃編·品藻》 正:作為主體的。鏤金錯采:刻意加工裝飾。

●詞以自然為宗。

清·王又華《古今詞論》 詞的寫作應以自然而然傳情達意為正宗。

●枉為耽佳句,勞心費剪裁。平生得意處,卻自自然來。

清·趙翼《佳名》枉:枉然地。耽:酷嗜。自然:天然不造作。

●一波一瀾,各有自然之妙,不為法轉,亦不為法縛。

清·薛雪《一瓢詩話》不為法轉:不被法則牽著轉。不為法縛:不被法則束縛住。

●語其神,則字字當行,言言本色

明·徐復祚《曲論》 神:神思,神韻。當行:內行,出色。本色:自然質樸的本來面目。

●女子施朱傅粉,刻畫太過,豈如靚妝素服,天然妙麗者之為勝耶!

明·何良俊《曲論》 以濃妝艷抹不如天然妙麗為喻,說明寫作重在質樸天然,勿人工雕琢太過。

●由其蓄于胸中者有高趣,故寫之筆往往出于自然,無雕琢之病

明·吳寬《完庵詩集序》 蓄:積累。高趣:高尚的情趣。

●信手寫出,便是宇宙間第一等好詩。何則?其本色高也。

明·唐順之《答茅鹿門知縣二》信手:隨意,順手。本色高:自然質樸的本來面目高超。

●取諸目前,不雕琢而自工,可謂天然之句。

明·謝榛《四言詩自然句》取材于目前感受深切的事物,不事雕琢而自然工妙巧致,可稱為天然之句。

●自然妙者為上,精工者次之。

明·謝榛《四溟詩話》卷四 不靠雕琢而自然顯示出神妙的是上品,而精心造作的則退居其次。

●至寶不雕琢

明·許學夷《詩源辨體》卷二十四 至寶:極好的寶物。

●句有法,當以神妙為上。第一等句,得自天然,不能雕琢,律雖自諧,神色兼備

明·黃子肅《詩法》 法:法則。上:上品。神色:神韻風采。

●似出自然,而實雕鐫,吾以知人工之巧,幻態萬千。

清·紀昀《松花石硯銘》表面看似乎出于自然,而實際上是經過一番制作的,這就足見人工的巧妙,它能使各種事物的姿態幻化無窮。

●自然者上品之上,神者上品之中,妙者上品之下。

清·惲敬《與來卿》 自然:非造作的。神:神化的。妙:奇妙的。

●詩欲其真,不欲其偽。------得其真,則一華一木,一水一石,一謳一詠,皆有天趣,足以移人;失其真,則雖鏤金錯采,累 篇,吾不知其中何所有也。

清·林昌彝《射鷹樓詩話》 真:真實自然。 偽:虛假做作。天趣:自然的情趣。移人:變易人的情態,即教化人。鏤金錯采:形容人為地使文采華麗。

●酌奇而不失其真,玩華而不墜其實。

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辨騷》酌取其奇妙的想象又不損害其真實,擺弄其華美的文采又不拋掉其質樸。

●好奇務新,乃詩之病。

宋·蘇軾《題柳子厚》追求奇異和新花樣,正是詩作的弊病。

●美物者貴依其本,贊事者宜本其實。

晉·左思《三都賦序》美化事物應重在依據它本來面目,稱贊事情應適合它的真實情況。

●金玉不琢,美珠不畫。

漢·桓寬《鹽鐵論·殊路》金玉美珠不用再假手于人工雕琢、描畫。比喻事物本身美好,何須人工造作。

●極幻之事,乃極真之事。

清·袁于令《西游記題詞》極為奇幻的事情往往就是極為真實的事情。

●真骨凌霜,高風跨俗。

南朝·梁·鐘嶸《詩品》真:本原,真實。骨:骨氣。高風:高尚的品格、操守。

●何謂本?誠是也。

金·元好問《楊叔能小亨集引》本:根本,中心。誠:真心實意。

●雕餿篆刻傷其本,浮華緣飾喪其真。

宋·石介《上趙先生書》在寫作中,如果刻意雕琢、一味追求華麗,那就會傷害文章的本質而使之失去真實。

●傳信者貴真,------傳奇者貴幻。

明·袁于令《隋史遺文序》 傳播誠信的要重在真實,傳播奇異的要重在幻化。

●千古文章,傳真不傳偽。

清·袁枚《答 園論詩書》傳:流傳。真:真實。偽:虛偽。 千古流傳的是有真情實感而非虛偽做作的文章。

●詩貴真,乃有神,方可傳久。

明·王文祿《詩韻》詩重在真情實感,這才有神韻而長久傳揚。

●詞 之言情,貴得其真。

清·沈祥龍《論詞隨筆》詞的表達情懷重在要體現出作者的真情實意。

●將軍善畫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

唐·杜甫《丹青引贈曹將軍霸》神:神韻。真:真實。

●桃李不言而成蹊,有實存也;男子樹蘭而不勞,無其情也。

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情采》言:說話。蹊:道路。實:果實。樹:種植。情:情感。

●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學問者淺。

明·袁宏道《敘陳正甫會心集》趣:情趣。自然:天然,不造作。

●才有淺深,無有古今;文有真俗,無有故新。

漢·王充《論衡·案書》真俗:真實質樸和庸俗低下。故新:舊的和新的。

●語意高妙,似非吃煙火眾人語。非胸中有萬卷書,筆下無一點塵俗氣,孰能至此?

清·劉熙裁《藝概·詞曲概》博覽群書而厚積于胸,毫無俗氣、語意才高妙。

●一代風騷多寄托,十分沉實見精神。

清·李文治《書船山紀年詩后》 風騷:風指《詩經》中的《國風》,騷指《楚辭》中的《離騷》,均為古代的優秀作品。沉實:深沉真實。精神:精靈神采。

●論貴是而不務華,事尚然而不高合。

漢·王充《論衡·自紀》論述應看重正確而不追求浮華,敘事應崇尚真實而不要嘩眾取寵。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唐·李白《經離亂后,天恩流夜郎,憶舊游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用清水里長出天然秀美的荷花,比喻詩文宜雅淡質樸、清新自然。

●慷慨吐清音,明轉出自然。

《樂府詩集·太子夜歌二首》情感激越就會抒發出清純的聲音,明徹婉轉才能渾然天成。

●大文彌樸,質有余也。

漢·揚雄《法言·問神》高超的文章顯得更加質樸無華,因為它的質地豐實而有余。

●大巧若拙。

《老子》第45章 超乎尋常的技巧有時顯得好像笨拙一樣。

●文章不難于巧而難于拙,不難于曲而難于直,不難于細而難于粗,不難于華而難于質。

宋·李涂《文章精義》巧:奇巧。拙:樸拙。華:華美。質:質實。

●詩宜樸不宜巧,然必須大巧之樸;詩宜 詹不宜濃,然必須濃后之詹。

清·袁枚《隨園詩話》樸:樸實。巧:精巧。詹:即淡。濃:濃艷。

●詞不宜過于設色,亦不宜過于白描。

清·沈祥龍《論詞隨筆》詞:詩歌的一種。設色:著意涂彩。白描:使用最簡煉的筆墨,不加渲染、烘托地勾勒形象。

●良玉不雕,美言不文。

漢·揚雄《法言·寡見》優良的寶玉是不須人工的雕琢的,美好的言詞是不必借助于文采的。

●辯言無不聽,麗文無不寫。

漢·王充《論衡·自紀》辯言:論辯的言談沒有不動聽的,美麗的文章沒有寫不好的。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

宋·蘇軾《于潛僧錄筠軒詩》俗:俗氣。士:一般指讀書人。

●絕去形容,獨標真素,此詩家最上乘。

明·陸時雍《詩境總論》真素:真實質樸。上乘:達到高妙境界的上品。

●至美素,物莫能飾也。

漢·桓寬《鹽鐵論*殊路》最美的就是樸素的未曾加工的玉,物的質地好壞不靠人為裝飾而定。

●友如作畫須求淡,山似論文不喜平。

清·翁照《與友人尋山》交朋友像作畫一樣須求雅淡,看山像評論文章一樣不喜平直。(古有“君子之交淡如水”)

●話須通俗方傳遠,語必關風始動人。

《京本通俗小說·馮玉梅團圓》關風:關乎教化。

●樸素而天下莫能與爭美。

《莊子·天道》天下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與樸素爭美。

●萬事之波瀾,文章天然好。

清·龔自珍《雜詩》天然生成,即不要刻意造作。

●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

金·元好問《論詩》見:顯出。真淳:自身的質樸敦厚。

●能脫俗便是奇,作意尚奇,不為奇而異。

明·洪自誠《菜根譚》前集 俗:俗氣。奇:神奇巧妙。尚:崇尚。異:怪異。

●雕琢復樸。

《莊子·應帝王》雕琢是為了返樸歸真,回到質樸上去。

●實谷不華,至言不飾,至樂不笑。

《黃帝四經》飽實的谷子不求華美,至善的言辭不事粉飾,至樂的時候不露笑容。

●自佳觸目成佳句,云錦無勞更翦裁。

宋·朱熹《新喻西境》 強調自身質地要好,無須刻意造作。

●華而失實,過莫大焉。

唐·劉知幾《史通·言語》單純追求浮華而失去真實,錯誤就很大了。

●妙手何人為寫真,只難傳處是精神。

宋·張孝祥《浣溪沙》寫真貴乎傳神,難處是把神妙的韻味表達出來。

●作詩無古今,惟造平淡難。

宋·梅臣《讀邵不儗學士詩卷》作詩無古今 之分,只是寫出平和淡雅的境界卻較難。

●詩貴真。詩之真趣,又在意似之間。

明·陸時雍《詩境總論》貴真:看重的是真實、純真。真趣:真正的旨趣。意似:意愿、情態相似。

●大都文以行為本,在先誠其中。

唐·柳宗元《報袁君陳秀才避師名書》行:品行。本:根本。誠:真誠。

●辭必端其本,修之乃立誠。

清·高鶚《修辭立誠》端:端正。本:本原,根基。修:修飾。誠:真誠。

●至治之世,其民不好空言虛辭,不好淫流說。

《呂氏春秋·知度》至治:國家治理極好。不好:不喜歡。淫流說:夸大失實的言論。

●誠有其實,必有其文。實者本也,言者末也。

宋·陸九淵《與吳子嗣書》實:真實性。本:根本。末:末端。

●好古者遺近,務華者棄實。

唐·元稹《唐故工部員外郎杜君墓志銘》崇尚古代的就會遺棄當今,勉力追求華采的就會棄失樸實。

●不精不誠,不能感人。

《莊子·漁夫》精:工致,細密,精純。誠:真誠實意。

●詩從肺腑出,出輒愁肺腑。

宋·蘇軾《讀孟郊詩二首》只有真正從作者的內心感情深處流露出來的詩句,才能深入人心而打動別人。即只有出自內心才能入于內心。

●修辭立誠,在于無愧。

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祝盟》立誠:確立真誠。無愧:即問心無愧。

●精誠由中,故其文語感動人深。

漢·王充《論衡·超奇》由中:即由衷,出自內心。

●與其文而失實,何以質以傳真。

清·章學誠《古文十弊》之八 文:追求文采,表面華采。質:質樸。傳真:傳揚本來真實面目。

●良玉不琢,素以為絢,質斯貴矣。

明·楊慎《論文》素:素凈。絢:絢麗。質:質地。貴:可貴。

●觀之雖若天下之至質,而實天下之至華。

宋·包恢《答傅當可論詩》 至質:極為質樸。至華:極為華美。

●雕琢太甚,則傷其金。經營過深,則失其本。

金·王若虛《滹南詩話》 強調不能過分斧鑿造作,否則就會傷其根本。

●寧拙毋奇,寧樸毋華。

清·薛雪《-一瓢詩話》 寧可粗拙而不要奇異,寧可樸實面不要浮華。

●濃不勝淡,俗不如雅。

明·洪自誠《菜根譚》 濃艷難能勝過清淡,流俗就不如高雅。

●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寶玉不飾。

漢·劉向《說苑·反質》 認為質地好的事物是毋須修飾和雕琢的。

●可知我常一生兒愛好是天然。

明·湯顯祖《牡丹亭·驚夢》 天然:自然生成。

●切莫哎心并剔肺,須知妙語出天然。

明·都穆《學詩詩》 寫作切莫向壁冥思苦想,因為妙語緣出于積厚而自然地流露出來的。

●奇外無奇更無奇。

金·元好問《論詩》 奇有一竅不通的準則和限度,不能亂追求。

●平中之奇,是真所謂奇也。

清·沈宗騫《芥舟學畫編·山水·神韻》 于平淡之中翻空出奇,才是真正的奇妙。

●凡文章先華麗而后平淡。

宋·吳可《藏海詩話》 凡寫文章大都先追求華麗而成熟后趨于平淡。

●極煉而不煉,出色而本色。

清·劉熙載《藝概·詞曲概》 寫作往往由下苦功以求其精煉,逐漸演化為不著意錘煉,由追求寫得出色而趨于表現其本來面目。

●古詩貴質樸,質樸則情真。

清·徐增《而庵詩話》

●入妙文章本平淡,等閑言語變瑰琦。

宋·戴復古《讀放翁先生劍南詩草》 真正出神入化的奇妙文章本來就平和清淡,而尋常的語言經作者點化而變得瑰麗詭異。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急求快乐双彩的走势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