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墨星全新改版

  • 墨星寫作
  • 詩詞庫
  • 百度
  • 360
  • googl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寫作手法/技巧 > 素材詳情

分類小說素材庫

小說如何才能“吸引人”

素材錄入:墨星 素材來源:網絡 入庫時間:2009/4/29 23:16:32 對 5504 個作者有用

     小說如何才能“吸引人”

 

    導語:董兆林老師的文章很“好看”,以樸素的語言從幾個層面表述了小說如何才能“好看”的重要因素。沒有理論文章的玄深,卻不失小說創作真諦的揭示。小說是提供讀者閱讀的,如何“好看”?自然成為衡量評價的尺度之一,“好看”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它實質上涵蓋了思想深度、審美藝術、閱讀傾向和情趣,小說作者有意識地把握小說構成的要素,對于創作而言,將會事半功倍。
  

    小說要想寫得好看,首先有故事。

  故事是一篇小說高度凝煉之后的內核,是小說的心臟。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故事在一篇小說中的重要性。有的刊物開辟的欄目就叫“好看小說”。其前提是好看的小說應有好看的故事。

  小說家是藝術家。正如音樂家是用優美的樂章思維一樣,小說家是用故事來思維,他的人生觀、個性由此體現出來。讀者想要知道引起自己興趣的人物命運如何,事件的發展趨勢、結局是什么,情節會滿足這種要求。故事應該能夠表現人物性格的發展,能夠和題材相適應,合情合理;情節像不斷引導讀者興趣的路標,一步一步帶領讀者進入自己的藝術殿堂,進入你所要求的那種心境。你不能輕易讓讀者看出你的意圖,要不斷設置障礙,甚至誤導讀者,聲東擊西,一會兒讓讀者最不愿的事情發生,一會兒又讓讀者意料不到的事情出現,千方百計抓住讀者的注意力,讓他看不出上了小說家的圈套。

  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好理解,有些意識流小說或心理小說等,情緒化東西四處彌漫,似乎不容易理解。其實,這類小說也是有故事的。它的故事雖然只是一種意向、情緒上的撲朔迷離,但包裹著心理內核是能感受出來的。一切外在的東西就由此繁銜出來。這類作品中故事可能是在一個你不熟悉的或沒有料到的平面上,它們可能寫的是心理的、情緒的或內在的事物。

  直覺與思想也很重要。

  作家的文化底蘊是衡量作品深度、成敗、高下的尺度,主題思想的體現往往與文化底蘊相輔相成,互為補充、完善。一部小說打動讀者的也往往體現在這方面。

  那么,思想意識又從何而來呢?小說家的思想更多的是來自于他的感覺(直覺)。他可能僅僅意識到人物應該這樣而不應該那樣,情節這樣發展比那樣更流暢。為什么如此,則很多人可能并不能自覺地意識到。

  小說家并不是哲學家。深奧的思想也許并不能產生優秀的小說作品。直覺是認識的出發點,它將人的主觀感覺以藝術化的形式表現出來,這仍是藝術的特殊屬性。這其實也符合一個規律,如果先有立意(意欲表現什么)的桎梏,圍繞這個什么“主題”來硬加上些東西,這是創作上的大忌。其次,作家的創作主題意圖與受眾閱讀后獲得的主題感受常常并不相同,甚至南轅北轍。“直覺”意識是彌足珍貴的,它如電光火石般稍縱即逝。把握住這可貴的“一瞬”,則有賴于作家長期的思考。思考是一個過程。一方面是對過去積累的思想意識、精神、道德評判、價值觀等等的體驗,另一方面是對敘述表層下各種主題碎片予以挖掘、整合。

  尋找作品的深度,直覺往往是致命一擊。

  小說應該從正在發展、變化、行進中的歷史(現在時),而不是從已經發生的歷史(過去時),去提煉自己的思想意識。要有超前的洞察力和觀察力,敏銳、敏感、極富預見性,善于發現別人所忽略的現象和細節。具有有別于一般人的識活動,能辯別出事物的基本性格特征,當別人只看到部分時,小說家能預見到整體,能抓住其精神實質。除細節外,他能看出決定人的精神狀態是什么,周圍人沒有注意到,而常常連作品中人物自己也意識不到的東西,從而創作出人物獨特的性格。那時,也許是人物自己左右、操縱著自己的命運發展。特別是當你把人物盡可能的想透徹,而人物已經在你心中生根、變得有血有肉、呼之欲出的時候,更是如此。因此托爾斯泰說:先不去想情節的發展,在寫作之前,先把自己的人物盡可能的認識清楚。

  作家的觀察力不是“攝影”,而是能夠引起作家共鳴而又經過作家透明理解的那些觀察,才能使作家創作出非常真實、生動、能夠表現社會面貌的優秀作品。

  優秀的小說家總是在追求著敘述語言的個性化,完善著自己的敘述風格。但就整體而言,寫作者在寫作主體意識上對敘述語言著意進行把握、操縱者,似乎較之以前要少多了。平白直露的作品比比皆是。許多作品僅僅是在敘述一件事,講述一個故事而已。敘述語言的技巧藝術蕩然無存。

  語言是體裁的一種表達形式,不同的體裁有不同的載體。詩歌的語言特征與小說就截然不同。就小說而言,敘述是其藝術表達的一個重要因素。其主要特征為,第一,敘述是小說的本體語言,是敘事文學的一種內在活動。語言構成其內在結構形式,能給讀者以總體感受。這是其基本特征。第二,敘事語言是一種冷靜、客觀的描述語言,它介乎于表現性(情感性)和邏輯性(形而上)的語言之間,或者抒情性和議論性的語言之間,帶有一定節制特征的語言形態。第三,包容性。這取決于敘事者的敘事態度,在敘述語言常規下所掩蓋的“次語言”特征,顯露出其潛在的功能指向。“次語言”是被包容的,從屬的,被兼容于敘事語言中。比如,散文化小說,可能抒情因素占主導地位。詩化小說,可能短句式占主導地位。現代小說,則可能語言的隱喻特征更明顯。

  語言決定風格。理想的小說敘述語言的特征應該是:傳神、韻味、簡約。傳神將使筆下的人物生動,富有活力,征服讀者,使人久久難忘。好的作品留給人的往往是一個難忘的形象。這也體現了“文學即人學”的命題。韻味帶給人的是愉悅、美感和享受。這是閱讀帶來的快樂。簡約則是大家境界。一種大化而至的境界。語言的運用如返樸歸真般出神入化,也許就是一些常見的“白話文”,但你能強烈感受其不同尋常。

  作家應該深入生活,固守家園。

  托爾斯泰說:作家絕對不要寫他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不感興趣”似可理解為不熟悉。這是一個簡樸的道理。社會環境決定作家的思想、感情、情緒等等,很難想象脫離生活環境會孕育出優秀作品。深入生活是一種體驗。文學創作是一種個體性非常強的精神勞動,它崇尚獨特的人生體驗。深入生活,這是一個現實而又永恒的話題。

  “固守家園”則是找到自己所屬的一方創作福祉,這應該是自己最熟悉、人生情感割舍不掉的精神寄托之地,它能賦予你情感的追求,能使之和自己達到水乳交融的境界。

  我們讀閻連科的耙耬山脈系列小說,無不為他如外科手術般剝離中國農民的筋脈,酣暢淋漓甚至是殘酷地探究其生存真相的藝術執著所折服。作家把這塊精神家園已經深深地融入了自己的血液之中,直至把中國農民骨子里的精髓寫透。

  山東高密東北鄉可以說是莫言夢牽魂繞的一塊土地。讀莫言的山東高密系列小說,我們能強烈地感受到,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感受著民族的苦難和困惑,并且把這種情緒幻化到故土的人和物之中,在這種極富鄉土氣息的文化背景中,體驗出時代的矛盾和民族的情緒。

  而陜西作家葉廣芩的家族系列小說,在將歷史、文化、世事滄桑與當代社會相交織所生發的懷戀逝去的顯赫中,一方面讓人體會到深厚的中華文化氤氳其中,另一方面又有對中國人特有的一種文化人格予以的縝密剖析。將家族故事置于歷史的流變中,賦予小說以高妙。

  把精神家園變成自己的創作源泉,你會從中不斷發現、提取有益的養料。它會取之不絕,不斷激發你的創作激情,直至經典橫空出世。

 

官方QQ群

墨星寫作網Q群

千人網絡作者入駐

群號:30729187

急求快乐双彩的走势图啊